做最好的股票在线配资

"股票通配资"「福州股票配资」万达体育欲赴

 近日,万达体育在美国纳斯达克提"股票通配资"交IPO申请。

  2018年万达年会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点名万达体育,要开展资本运作且要出成绩,如今来看,其正在既定的轨道上有条不紊地前进着。随着详尽的经营数字被披露出来,外界也终于得以窥探到,万达体育究竟已发展成什么模样……

  体育帝国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坊间就已传出万达体育秘密提交赴美IPO申请的消息,5个月后,靴子落地。

  相比2018年年会中,王健林对于体育公司88.3亿元营收的只字片语,招股书更详细地解剖了万达体育的盈利来源,全景呈现了全产业链版图。

  “铁人三项、山地自行车的头号提供商;排名第二的全方位体育营销公司(基于2018年的营收);全球第二大DPSS(指”数字、生产、运动解决方案服务“)独立服务提供商……”招股书中,万达将其在体育界的战果一一列示。

  王健林或早打算将体育作为万达转型现代服务业后的支柱产业之一,并为此铺垫。2015年时,万达曾牵头三家知名机构及盈方管理层,以10.5亿欧元并购盈方体育传媒集团,此举也使得万达在全球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的股权占比达到68.2%。同年,万达宣布以6.5亿美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100%的股权,据了解,后者是世界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运营者和铁人三项赛事品牌拥有者。

  收购的步伐并未停止,2016年至2018年间,万达体育相继收购法国拉加代尔公司运动部门、拥有“摇滚马拉松”IP的CGI、欧洲障碍赛主办方XLETIX等。

  拿下拥有自己赛事品牌和运营能力的B端公司,通过撬动国际体育产业端上游,扩大中国在世界体育领域的话语权是王健林的收购逻辑,同时也助力万达体育从中国走向国际。

  “万达旗下体育公司获得(俄罗斯)世界杯电视制作主传播权,俄罗斯世界杯收看人数创纪录超过600亿人次,万达中英文标识在比赛转播中反复主位出现,使万达扩大世界影响。”此前,在谈及万达体育产业链渗透时,王健林似乎显得颇为得意。

  谋求上市

  被王健林寄予“做高门槛生意”期望的万达体育似乎想通过资本进一步提升其行业地位。

  招股书显示,通过是否拥有产权,万达体育将其目前的主营业务分为大众参与性体育、观众体育以及DPSS,2018年,这三项业务的营收分别为2.8亿欧元、5.2亿欧元和3.2亿欧元,净利润分别为1亿欧元、2.1亿欧元和0.6亿欧元。

  从具体盈利模式来说,大众参与性体育业务中,万达体"股票通配资"育通常拥有项目的知识产权,并通过自己组织、运营活动以获取收入。万达体育表示,该部分营收的一大部分来自参与的运动员缴纳的入场费,分别占2016年-2018年大众参与性体育营收的43%、43%和44%。此外,该部分营收还包括赞助费、主办城市费、活动许可费、服装和其他商品的销售收入、以及其他收入(比如媒体收入)。数据显示,除其他收入在2018年同比轻微下滑3.5%外,上述其余部分收入在2018年均为正增长。不过,虽然万达体育该类业务的数量逐年增长,但平均每场活动的营收则有所波动,2018年,每场活动的平均营收为42万欧元,同比下滑9%。

  2018年,占据营收近半壁江山的观众体育业务主要专注产业"股票通配资"链中万达体育不拥有知识产权的部分。据介绍,万达体育与国际和国家体育联合会、体育联盟、体育俱乐部以及各种其他权利所有者签订合同,通过媒体分发,赞助和营销活动获利。招股书显示,合同形式包括全权买断合约(从版权方购买权利)、基于佣金分成合约等,截至2018年底,万达体育拥有买断合约185个。

  DPSS方面,媒体制作是其营收和利润的最大贡献部分,截至2018年底,万达体育拥有81份服务合同。为了提高该业务的市场占有率,万达体育也在国内外陆续收购数字媒体平台,比如,其曾于2018年11月收购国内赛事转播服务领域的龙头企业永达天恒体育传媒有限公司。

  整体而言,2016年-2018年,万达体育分别实现营收8.772亿欧元、9.546亿欧元和11亿欧元,同期净利分别为-2925万欧元、7879万欧元与5401万欧元。由此可见,万达体育虽于2017年扭亏为盈,但2018年的盈利有所下滑。更加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万达体育实现营收2.456亿欧元,净利亏损864万欧元,其中,观众体育业务毛利为22.6%,同比下降14.7%,盈利势头或难持续。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万达体育现金及等价物为1.77亿欧元,同比减少23%,流动负债为11.7亿欧元,同比增长7%,其指出,公司上市融资额将用于偿还与集团重组有关的贷款,其余用作战略投资和一般企业用途。

  回归热爱

  万达体育是否能得到资本市场青睐还是未知,但对于热爱体育的的王健林来说,万达体育的“做大做强”似乎更代表了一种回归。

  时间倒退回20多年前,王健林叉腰锁眉站在绿茵场前观战的镜头似乎还在眼前浮现。相比如今的万达广场,当时,在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4次获得甲A联赛冠军、3连冠以及创造55场不败记录的光环下,万达的房地产属性曾一度被足球遮掩。

  不过,这一情况在1998年被扭转。因认为裁判有失偏颇,王健林公开宣布万达集团“永远退出中国足坛”后便扭头离席,留给外界一个不留退路、不带留念以及带有怒气的背影。

  王健林的动作很快。

  1999年,万达集团向大连实德集团转让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30%股份,球队更名为大连万达实德足球队。2000年1月9日,实德以1.2亿元的买下了万达持有的俱乐部所有股份,俱乐部和球队同时易名为大连实德。那个曾经在国际足"股票通配资"联排名中,名列亚洲第一的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就此成为历史,而与其一同“淡出”的还有万达对于足球的整体投资布局,以至于在此后的11年里,万达与足球乃至体育之间的品牌联系愈发之少。

  表面上,王健林的决定或仅是出于“对中国足球黑暗抗议”的结果,但如将视角扩大至1998年万达集团所面对的时代机遇,则可发现其退出足坛的动作背后或酝酿着更大的商业衍变筹谋。

  这点在日后王健林的讲话中可寻端倪,其在追溯万达发展轨迹时称,1998年是万达大规模走向全国的年份。如同十年前闻机果断踏足房地产一般,随着1998年福利分房制度落幕、住房向市场化推进,王健林再次出手抢占先机。这一年,万达地产项目出"股票通配资"现在成都、长春等多个城市,此后扩张需求日益强烈。2001年,王健林对外明确表示,万达“将以住宅和商业房地产开发作为集团发展的支柱产业,并对其他产业进行调整”。

  在主业发展的需求下,万达暂停足球产业投资或是为房地产主业铺路,毕竟,如彼时王健林所言,其在1998年3月进行全国市场调查显示,“梦之队”让全国人都知道了万达,但万达的主业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能答得出来。

  “我们知名度很高,但美誉度很低,所以我们决定卖掉足球队,做自己的主业,只做房地产业。”王健林曾直言。

  将战略重心放在主业上的王健林并没忘记体育“理想”,他或许只是在等一个时机,抑或是在探索可能的、涉及更大版图的发展路径。

  伴着万达正式宣布重返中国足坛及万达体育资本化运作的步入正轨,王健林的体育之路又将走向何方?

相关阅读